您现在的位置是:主页 > 圩庄 > 圩庄省稼

http://madexemlak.com/xz/596.html

圩庄省稼

时间:2019-09-03 20:38  来源:未知  阅读次数: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

  岁事犹难卜,农谈近天然。

  稻花晴爱日,杨叶晚生烟。

  更约重来处,秋风社鼓前。完美(1553—1619)明宁国府宣城人,字禹金。梅守德子。诸生。诗文博雅。以不得志于考场,弃举子业。申时行欲荐于朝,辞不赴,归隐书带园,构天逸阁,藏书著作于此中。诗宗法李、何。精乐律,有传奇《玉合记》、《长寿缕》、杂剧《昆仑奴》,好用典故骈语。另编纂《才鬼记》、《青泥莲花记》,又有《梅禹金集》等。

  (1553—1619)明宁国府宣城人,字禹金。梅守德子。诸生。诗文博雅。以不得志于考场,弃举子业。申时行欲荐于朝,辞不赴,归隐书带园,构天逸阁,藏书著作于此中。诗宗法李、何。精乐律,有传奇《玉合记》、《长寿缕》、杂剧《昆仑奴》,好用典故骈语。另编纂《才鬼记》、《青泥莲花记》,又有《梅禹金集》等。► 17篇诗文

  桃花坞裏桃花庵,桃花庵裏桃花仙。桃花仙人种桃树,又折花枝当酒钱。酒醒只在花前坐,酒醉还须花下眠。花前花後日复日,酒醉酒醒年复年。不肯鞠躬车马前,但愿老死花酒间。车尘马足贵者趣,酒盏花枝贫者缘。若将富贵比贫贱,一在平地一在天。若将贫贱比车马,他得奔走我得闲。世人笑我忒风颠,我咲世人看不穿。记得五陵好汉墓,无酒无花锄作田。弘治乙丑三月桃花庵仆人唐寅(原版)桃花坞里桃花庵,桃花庵里桃花仙。桃花仙人种桃树,又摘桃花换酒钱。酒醒只在花前坐,酒醉还来花下眠。半醒半醉日复日,花落花开年复年。但愿老死花酒间,不肯鞠躬车马前。车尘马足富者趣,酒盏花枝贫者缘。若将富贵比贫者,一在平地一在天。若将贫贱比车马,他得奔走我得闲。别人笑我忒风颠,我笑他人看不穿。不见五陵好汉墓,无花无酒锄作田。(版本一)桃花坞里桃花庵,桃花庵里桃花仙。桃花仙人种桃树,又摘桃花换酒钱。酒醒只来花下坐,酒醉还来花下眠。半醒半醉日复日,花落花开年复年。但愿老死花酒间,不肯鞠躬车马前。车尘马足富者趣,酒盏花枝贫者缘。若将富贵比贫贱,一在平地一在天。若将花酒比车马,他得奔走我得闲。别人笑我忒风流,我笑他人看不穿。不见五陵好汉墓,无酒无花锄作田。(版本二)——明代·唐寅《桃花庵歌》

  桃花坞裏桃花庵,桃花庵裏桃花仙。

  桃花仙人种桃树,又折花枝当酒钱。

  酒醒只在花前坐,酒醉还须花下眠。

  花前花後日复日,酒醉酒醒年复年。

  不肯鞠躬车马前,但愿老死花酒间。

  车尘马足贵者趣,酒盏花枝贫者缘。

  若将富贵比贫贱,一在平地一在天。

  若将贫贱比车马,他得奔走我得闲。

  世人笑我忒风颠,我咲世人看不穿。

  记得五陵好汉墓,无酒无花锄作田。

  弘治乙丑三月桃花庵仆人唐寅(原版)

  桃花坞里桃花庵,桃花庵里桃花仙。

  桃花仙人种桃树,又摘桃花换酒钱。

  酒醒只在花前坐,酒醉还来花下眠。

  半醒半醉日复日,花落花开年复年。

  但愿老死花酒间,不肯鞠躬车马前。

  车尘马足富者趣,酒盏花枝贫者缘。

  若将富贵比贫者,一在平地一在天。

  若将贫贱比车马,他得奔走我得闲。

  别人笑我忒风颠,我笑他人看不穿。

  不见五陵好汉墓,无花无酒锄作田。(版本一)

  桃花坞里桃花庵,桃花庵里桃花仙。

  桃花仙人种桃树,又摘桃花换酒钱。

  酒醒只来花下坐,酒醉还来花下眠。

  半醒半醉日复日,花落花开年复年。

  但愿老死花酒间,不肯鞠躬车马前。

  车尘马足富者趣,酒盏花枝贫者缘。

  若将富贵比贫贱,一在平地一在天。

  若将花酒比车马,他得奔走我得闲。

  别人笑我忒风流,我笑他人看不穿。

  不见五陵好汉墓,无酒无花锄作田。(版本二)

  看人儿女大,为旧年年长。

  兵马无休歇,关山正苍茫。

  一杯柏叶酒,未敌泪千行。完美春节,节日,乡情西南山川,惟川蜀最奇。然去中州万里,陆有剑阁栈道之险,水有瞿塘、滟滪之虞。跨马行,则篁竹间山高者,累旬日不见其巅际。临上而俯视,绝壑万仞,杳莫测其所穷,肝胆为之悼栗。水行,则江石悍利,波恶涡诡,舟一失势尺寸,辄糜碎土沉,下饱鱼鳖。其难至如斯。故非仕无力者,不克不及够游;非材有文者,纵游无所得;非壮强者,多老死于其地。嗜奇之士恨焉。露台陈君庭学,能为诗,由中书左司掾,屡从上将北征,有劳,擢四川都批示司照磨,由水道至成都。成都,川蜀之要地,扬子云、司马相如、诸葛武侯之所居,豪杰俊杰战攻驻守之迹,诗人文士游眺饮射赋咏歌呼之所,庭学无不历览。既览必发为诗,以纪其景物时世之变,于是其诗益工。越三年,以例自免归,会予于京师;其气愈充,其语愈壮,其志意愈高;盖得于山川之助者侈矣。予甚自愧,方予少时,尝有志于出游全国,顾以学未成而不暇。及年壮方可出,而四方兵起,无所投足。逮今圣主兴而宇内定,极海之际,合为一家,而予齿益加耄矣。欲如庭学之游,尚可得乎?然吾闻古之贤士,若颜回、原宪,皆坐守陋室,蓬蒿没户,而志意常充然,有若囊括于六合者。此其故何也?得无有出于山川之外者乎?庭学其试归而求焉?苟有所得,则以告予,予将纷歧愧罢了也!——明代·宋濂《送露台陈庭学序》

  送露台陈庭学序

  西南山川,惟川蜀最奇。然去中州万里,陆有剑阁栈道之险,水有瞿塘、滟滪之虞。跨马行,则篁竹间山高者,累旬日不见其巅际。临上而俯视,绝壑万仞,杳莫测其所穷,肝胆为之悼栗。水行,则江石悍利,波恶涡诡,舟一失势尺寸,辄糜碎土沉,下饱鱼鳖。其难至如斯。故非仕无力者,不克不及够游;非材有文者,纵游无所得;非壮强者,多老死于其地。嗜奇之士恨焉。

  露台陈君庭学,能为诗,由中书左司掾,屡从上将北征,有劳,擢四川都批示司照磨,由水道至成都。成都,川蜀之要地,扬子云、司马相如、诸葛武侯之所居,豪杰俊杰战攻驻守之迹,诗人文士游眺饮射赋咏歌呼之所,庭学无不历览。既览必发为诗,以纪其景物时世之变,于是其诗益工。越三年,以例自免归,会予于京师;其气愈充,其语愈壮,其志意愈高;盖得于山川之助者侈矣。

  予甚自愧,方予少时,尝有志于出游全国,顾以学未成而不暇。及年壮方可出,而四方兵起,无所投足。逮今圣主兴而宇内定,极海之际,合为一家,而予齿益加耄矣。欲如庭学之游,尚可得乎?

  然吾闻古之贤士,若颜回、原宪,皆坐守陋室,蓬蒿没户,而志意常充然,有若囊括于六合者。此其故何也?得无有出于山川之外者乎?庭学其试归而求焉?苟有所得,则以告予,予将纷歧愧罢了也!

  古诗文网客户端

  诗词秀公家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