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是:主页 > 许郢 > 女主是赵瑾男主是许郢的小说

http://madexemlak.com/xy/553.html

女主是赵瑾男主是许郢的小说

时间:2019-08-17 01:17  来源:未知  阅读次数: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

  女主是赵瑾男主是许郢的小说叫做《一入侯门情似海》,小说情节跌荡放诞崎岖,令人着迷,许郢赵瑾小说精选:许郢那双桃花眼悄悄地眯了一半,对这般环境有些讶异。他略想了一会问:可是今晚用膳时吃着了不应吃的工具?是妾身的不是,妾身本想着适才撞翻了合衾酒,丢了侯爷的脸面,这才让下边的人在炊事中又添了一壶。

  那张姣好的面庞,不知何时竟布满了惊心动魄的鲜红疹子。

  许郢那双桃花眼悄悄地眯了一半,对这般环境有些讶异。他略想了一会问:“可是今晚用膳时吃着了不应吃的工具?”

  “是妾身的不是,妾身本想着适才撞翻了合衾酒,丢了侯爷的脸面,这才让下边的人在炊事中又添了一壶,想着今夜与侯爷共饮赔礼,谁曾想出了差错,送来的竟是梅子酒,妾身一个不察,就、就……”

  “哦?”许郢挪了步子,绕到她前边面的床榻边上,他悄悄将她遮住脸的手拿了下来,动作极其温柔小意,但若细细捕获,便能瞧见那眼底深处戏谑的笑意,“让本侯看看这张脸,啧,还行吧,虽然不及本侯百分之一,但本侯不嫌弃。”

  赵瑾这会儿哭也哭不下去了,蓦然瞪大了眼睛看着他。

  她这具身体对青梅的味道很是敏感,方才一闻便感应身体不适,于是她才背注一掷将那酒给喝了下去,万幸在他进门之前便发了疹子。

  只是这人……这人不只恶棍,口胃还如斯奇特,如许的新娘,他怎样下得去手?

  许郢声带轻轻震动,发出温柔的笑声,这汉子得天独厚,不只容貌俊美,连笑声都如上好的白玉杯碰撞时的沉厚。他仿佛总爱这般携着笑,任何工作都无法惹起他情感的波动。

  腰间俄然一紧,赵瑾在本人的惊呼声中被他擒着腰压在了床边。

  被人这般压着,连四周的空气仿佛都变得沉闷,唯有这汉子呼出的气味,带着几缕酒香的醇厚,在她四周游走流动。

  “侯、侯爷……”

  “嘘……”他将食指压在她的双唇上,俊朗的脸慢慢凑近,“夫人的知不晓得本人这双眼睛十分灵动,特别是……在扯谎的时候。”

  闻言,赵瑾盯着他的瞳孔微缩。

  “夫人,我们寝息吧。”

  温热的手指在她唇上轮廓慢慢勾勒了一圈,又慢慢地划过她的下颚,走过由于严重而绷紧的脖颈,最初停在她的衣襟交合处,悄悄一挑。

  赵瑾完全慌了,未被制住的双手推疑惑缆前硬如磐石的胸膛。那迫人的温热躯体慢慢压下,她仿照照旧在做最初的挣扎,双手不竭挥舞,最初情急之下胡乱在他背后一抓。

  冷不防被挠到伤处,许郢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。他这会儿痛苦悲伤得也没心思作妖了,抓紧了束缚着赵瑾的手,生硬着背后慢慢直起了身体,适才微红的神色俄然变得苍白,额间冒出涔涔盗汗。

  赵瑾未料到一击即中,举着挠人的爪子在原地愣了愣,随即便敏捷反映过来,抱住胸口仓猝跳下了床榻。

  许郢余光看见她这幅行为,既好气又好笑,连不断拿来装腔的“本侯”都不挂在嘴边了:“躲什么!我才不想碰你!还不赶紧给我拿药来!”

  赵瑾盯着他端详了一番,见他其实是疼得厉害,才稍微放下了戒心,又想起他这会儿的疼是因她而起,一时间也有些心虚:“拿、拿什么药,药在哪?”

  “诺,那扇门,看见了吗,”许郢冲着寝房中一扇小门扬了扬下巴,“我的寝房连着书房,打开那扇门便能到书房了,书房里多宝阁第二层左数第三格即是藏药的处所。”

  赵瑾依着他的话到书房去拿了药,走过那扇小门时心中又暗自惊讶,真不晓得这长宁侯常日里有多忙,连寝房都要和书房打通了。

  “别愣着了,我伤在背后,须得你替我上药。”许郢见她拿着药怔愣愣的不晓得在想些什么,但背后痛的厉害,于是便也没了耐心等她慢慢回神,只好出声提示她。

  赵瑾应了一声,抬眼看去却见这人解了上衣,光裸着半个身子,背后那从肩贯穿到腰上的伤口深可见骨,此中有几道藐小的踪迹,将那划一的伤痕拦腰截断,截断的处所一片血肉恍惚。

  那该当就是她刚刚在他背上挠抓的踪迹,难怪他能痛成如许。

  赵瑾只感觉心里更虚了,挪着小步子讪讪地上前给他上药。

  许郢侧过甚来,见她面色没有了适才的惊慌,反而是心虚更多一些,上药的动作敏捷稳重,却是没有被这狰狞的伤口吓着的样子。

  这女人真是好生奇异。看着小心翼翼,但现实上大概要轻举妄动得多。

  “侯爷,好了。”伤口早就被从头裹好了,赵瑾停手之后便站在一旁,见许郢久久没有反映,这才出声提示。

  提示完抬眼看他,又见他如有所思地盯着本人。赵瑾一个颤抖,回头去找净房中还能用的水,将帕子打湿,才走回床边,低声道:“侯爷,我给您擦擦汗吧。”

  固执帕子的手方才碰着他的额头,便被他一把捏住。许郢略带薄茧的指腹悄悄摩挲着她的手背,昂首冲她笑得有些许满意:“夫人可是自责了?心疼了?”

  “别闹了,侯爷。”赵瑾挣开他的手,垂头细细地擦拭着他脸上的汗渍。

  柔嫩的帕子从额头滑到面颊,又悄悄擦过鼻尖。女儿家纤柔白净的手腕在面前悄悄晃悠,擦拭的动作温柔而详尽,他却是从未被人如斯近身伺候过,一时间竟然感觉如许的感受不测地令人感应惬意。

  许郢侧身靠在床头,恬逸地半眯了眼睛,只是心中可惜那帕子是他房中的帕子,日常都有人以草药熏燎,带着淡淡的草药味,并不是她随身带着的帕子。若是她的帕子,应会有些她身上的气味?

  许郢轻皱眉头,这帕子上的草药味,似乎和以往有些细微的分歧……她适才仿佛去了书房给他拿药了……

  他脑海中俄然警铃大震,但来不及做出反映,整小我便突然晕了过去。

  形态:连载中

  形态:连载中

  形态:连载中

  形态:连载中

  形态:连载中

  形态:连载中

  形态:连载中

  形态:连载中

  形态:连载中

  形态:连载中

  布乐秀文学,每天保举几本都雅的小说。